袖子

芥末黄麦秆呼呼呼

【BJ无差】春柏 03

  叮的一声,横山的短讯传来了。

  “你现在在哪里?我们可以出发了。”

  锦户从水族馆梦幻的蓝色光晕里惊醒,把地址发给横山,又在水母区转悠了一会儿。透明胶质在色光里游动,好像一只只完美的塑料袋,又像一个个气泡。美丽的腔肠动物让人丢失思考的能力。

  街角停着横山的车,他拉开副驾驶的车门跨进去。驶过长长的公路,转过两三个弯才找到这家小店。晚饭是拉面,热气腾腾的面又弹又筋,竹轮鲜脆,汤汁也是浓浓的海鲜味。好吧,锦户先生点的是很合自己肤色的保守酱油味。

  可能是拉面的热气催发了食欲和倾诉欲,横山的tension显然高了起来。

  “户君下午一直在水族馆吗?”

  “啊,不是。中午吃了炸鸡,又回到酒店里看了一会儿足球,然后才去的水族馆。”锦户停了一下,“水母有很多种类,不过没有海豚。”

  “嗯,海豚啊……”

  “下午和大家应该买了很多东西吧?”

  “丸买了好多墨鱼干,很好吃。还逛了一家玻璃瓶的店……安买了淡蓝色的,昴也买了红色的,都是鱿鱼玻璃瓶。其他颜色的鱿鱼,你知道,就不是那么好看了。还有漆器,不过大部分都是吃的。”横山笑了笑,喝了一口啤酒:“感觉好久没有一起逛街了。”

  “啊……想回去吃章鱼烧。突然就。”

  “嘛,明天就回去了。”横山揉了揉眼睛,“还是很舍不得这里啊。”

  “这次真的很开心。”锦户换了个坐姿,拳头撑着脸,“下一次前辈有什么企划想做吗?”

  “那还有很久呢。”

  “想一下嘛。没什么关系。”

  横山挠了挠眉毛,很温和地笑:“嗯……读信怎么样?抽签读信。AKB还是谁做过的那种。或者整蛊和惩罚游戏?整蛊的话我需要构思。”

  “……读信吧。我觉得读信就很好。”他想起从前的Babun,打了个寒颤。“团员爱这样的。”

  “嗯。还有……轻微的Boys' Love?有些女孩子会喜欢的吧。”横山轻飘飘看了锦户一眼。

  “呃,大概会的,”他笑,“我是搞不懂有些饭的心情。不过男饭不会喜欢的吧,村上桑肯定就要苦恼了。”这样说着,他在盘子里夹了一只天妇罗。

  “横山君打算上剧吧?”

  “嗯是的。还在协调中。”

  “恭喜,好像是……犯罪类型的是吗?”

  “嗯是的,是一个搜查官的角色。”

  “啊,前辈罪犯和搜查官都演过了呢,”锦户笑,“也蛮圆满的。”

  “哇,你不会全看过吧!左目吗?还是和樱井桑的?多早的事了?”横山回忆了一下,抬起手碰了碰鼻子,“虽然很感谢,但还是有点丢脸!”  尤其是自己和樱井翔的对手戏,又扯领子又监禁的。

  “没什么丢脸的啊!我也没有全部看完。不过前辈在里面都很有罪犯精英的感觉。”

  “都?啊……”他耳朵都红了,“不过这次的搜查官先生可是正义的化身了。还有些追捕犯人的镜头,所以可能要去学学拳。”

  “唔,健身吗?那饮食岂不是也要搭配一下。果汁之类的?”锦户想起他二哥高中时候交的女朋友有一阵子闹着要喝果汁减肥,二哥今天在家里捣腾苹果汁,明天明天柳橙汁…每天早上榨汁机就咔哒咔哒地响充当闹铃,极其粗暴。

  “嗯……要选的话我选香蕉汁。啊,听起来好像是这是最后一顿饭一杯酒了一样!”横山怅然地盯着杯壁上开始凝结的小水珠,就着绵密的泡沫喝了一大口,满足地叹气。

  “横山君喝了酒,回去我来开车好了。”

  走出拉面店的时候,天已经要完全黑下来了。秋天的夜晚提前来了,黑丝绒的幕布垂落在头顶,大颗的星浸泡在水里一样发出澄净的光。他启动了车子,车前的灯突然笔直射出两柱光,打亮了横山的侧脸。横山坐进车里的时候,锦户开口:“不如把天窗打开吧。”

  四面的车窗都摇下来了,两个人把椅子倒下来平躺着,后来觉得小小的车顶还是太没趣,就索性把车开到来路的那条宽公路上靠边停下。打开车门吹风,站在路和石坡交接的地方。风从路的那一头吹来,把两人的头发都吹乱了。锦户手插在口袋里看横山的背影衬着整片夜空和山影,他身上的白衣服变成浅浅的灰白,外套搭在手臂上。而横山看到的是完整的自然画面,并且他真实地希望锦户看到的也是这样的画面。真好。感谢札幌,感谢大仓,感谢工作,感谢世界。平静愉悦的对话。

  “好厉害啊,北海道。”横山说。

  “好厉害啊,日本。”锦户亮不甘示弱。

  “好厉害啊,关杰尼8。”

  “好厉害啊,嗯……拉面。”

  “秋天。”

  “啤酒。”

  “星星!”

  “哎呀,这是在干嘛?”两人笑了阵,钻进车里。车子往前飞驰。

tbc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碎碎念了一章呢…

评论(6)

热度(2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