袖子

芥末黄麦秆呼呼呼

【BJ无差】春柏11

01.04

  “等安做完手术了,我们干脆一起去神社拜一拜吧。写上身体健康什么的。”

  “我觉得好,”锦户停顿了一下,“以前还会觉得许身体健康的愿望会有点不值得……更愿意许‘事业有成’‘财源滚滚’甚至‘世界和平’,只是因为自己身体还可以罢了。”

  “是啊。当身边的人或者自己身体不好的时候,就觉得果然‘身体健康’是最实在的愿望。”

  从电梯走出来,横山掏钥匙开门。

  玄关处很干净,只有常穿的两双鞋子整整齐齐地摆放着。

  “想喝点什么吗?有果汁和牛奶。”

  “水就可以了,谢谢。”

  环视了一下,看到短廊的尽头有个小房间。

  “那个是游戏房吧?”

  “啊,是的。是我最喜欢的房间,”横山把玻璃杯递给锦户,“怎么样,要打游戏吗?”

  不知道怎么回事,屁股就坐在游戏屏幕前的软垫上了。锦户亮在花花绿绿的选项里挑,选了最老套的俄罗斯方块。

  “这个吧?”

  红色绿色黄色的方块掉下来,一排排消掉。闭上眼睛,眼皮里面好像也有颜色在动一样。锦户心里有点乱,按错了两个键,第一盘很快输了。

  本来是不想玩游戏的,想把自己的心情说出口。怎么变成现在这种状态……锦户有点烦躁。

  “户君是手生了吗?”横山笑笑的,手指在控制板上噼里啪啦地按,“好久没有玩了呢,我也觉得手指不太灵活。”

  “下一回绝对不会输的!”他紧紧盯着屏幕,方块又开始下降了。

  真的赢了。锦户呼出一口气,把控制盘放在矮桌上。

  “我喜欢横山君。我想知道,横山君对我是什么感觉呢?”

  横山突然扔掉手里的游戏控制器。

  “为什么突然变成真心话惩罚了?我刚才才知道,第一盘我可赢了,还没有行使权利呢!”

  “可是我喜欢横山君!不只是对前辈,对兄长的憧憬,对成员的依赖,更多是介于对家人和暗恋对象的感情之间。想要触碰的那一种。充满复杂的感情。”

  他觉得有点冲击,一时间失去了语言组织能力。锦户的脸上倒没有什么害羞的表情,这让他感到不可思议。

  “……这样说,户君不会觉得害羞吗?”

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“觉得户君很厉害,很坦诚……不如说这太突然了,真想吐槽……”

  “不许吐槽!重点不是这个吧?那我换一种问法。”他跨上一步,握住横山的手腕,“被我这样子握住手腕,会觉得讨厌吗?”

  横山震惊。

  “如果是这样呢?有反应吗?”

  手像鱼一样游动到手掌的部分,带茧的指腹勾弄着横山的指根,似乎准备将手指插入他手指的缝隙间。煽情得有了性的意味。

  横山把手抽出来。

  “混账,这个摸法哪个正常人会没有反应?”

  “横山君喜欢我吗?”

  “喜欢啊。”不假思索地回答。

  “不是那种普通的喜欢!”

  横山沉默。被锦户注视着,习惯性地想要移开视线。但是他知道,这次是绝对不同的。移开视线不再是逃避,而是拒绝了。不能否定,不能肯定,不能笑着逃避。一旦做出反应,微妙的平衡就从此不复。

  黑亮的瞳仁湿漉漉的,像小狗的鼻子。

  “我对户君一直像对弟弟一样。”

  “除此之外呢?”

  “……户君是我不想失去的家人。很重要的人。”

  “横山君一副隐瞒的表情。”

  “是吗?”

  游戏室里的窗子透过下午的阳光,是冬天少见的淡金色。

  “户君真是……”横山苦笑,“为什么这么坦率呢?我对户君的感情一样复杂,但我可以一直不说呢。”

  “这是值得骄傲的事吗?”

  “……我更担心说出来一切都不一样了。如果,我们之间的关系变质了,我们就变成一个坏的漩涡。户君觉得这样好吗?

  “我没有把户君当成笨蛋,也不希望你把我当成笨蛋,我……”

  吃了个螺丝。

  还说自己不是笨蛋?且现在,什么都已说破了。横山闭上嘴。

  “我也不把户君当小孩子…一般时候…除非你幼稚病发。”

  锦户亮生气了。横山裕进门还问自己要喝牛奶还是果汁。

  “你成熟。你最成熟了。

  “我知道,横山君是很棒的策划者。既是人偶,也是自己的人偶师。知道看的人想看见什么,为看的人考虑这种事,已经成为习惯了。我非常敬佩横山君这一点。又讨厌,又喜欢。”锦户一字一顿地∶“我也是电视机里的人偶。但是我想要作为人,和同样作为自由人的横山君在一起。出于我们两人的意志。镜头前的真假不定,我已经厌倦了…”

  “你以为那全部都是假吗?!”

  横山本来想劝锦户冷静一下,此时自己却完全愤怒了,恨不得踢他一脚。他气急败坏地冲过去揪住锦户的衣领。锦户惊站起来,不小心踩到了垫子。矮桌上的玻璃杯歪了一下,洒出一滩水。

  不是假的,不是假的!横山在心里说。只是每一次都用营业来包藏感情。他说“锦户桑的笑容是艺能界第一名”,说自己在节目录制时突然笑起来是因为偷偷看见锦户笑了,还有亲吻……当日常工作和真心这样偶然结合起来,他心底的怀恋终于被包裹起来,被麻醉着稀释了。锦户没有发现到也好,发现了也好,发现却装作不知道都好,他都接受——只是别,别改变现在的一切。

  但是当两人面对面的时候,他发现自己没有自己希望的那么淡然。锦户的质疑让他难过气愤,结果……

锦户被拽着,凝视着横山说:

“可我对你动心,哪怕一瞬间的动心,都难以忘记。你相信吗?”

横山怔住了,松开手里的领子。“对不起……但你对很多人动心。”

“是,但是不一样。你这么说,我觉得很难过。”

“我害怕自己和他们一样。

“你现在还想吻我吗?”

锦户握住他的下巴,像捏住了一枚象牙的棋子。横山的眼皮上有色素沉淀,看起来像涂了眼影,纤细的睫毛半合着,盖住眼珠,疲倦得仿佛下一秒就要闭上眼流泪。他松开手,僵硬地说:

“我不愿意。这种第一次亲吻和我想的不一样。”

横山从鼻腔里叹了一口气。

“我和你再说一遍,知道别人喜欢什么,才给别人演什么看。我不是这种人。你相信吗?”

“我相信,我相信,”锦户弯下腰抱住他。“没关系,我知道了。”

横山用力推开锦户的臂膀,捧住他的脸,将嘴唇压上他的嘴角。嘴唇贴在锦户唇边的那颗小痣上,下巴蹭着了他长出来的胡茬。横山感觉到被自己攥住的衣襟里的心脏激烈跳动着。他欲起身,被一只手抱住了。

  锦户把脑袋搁在他的肩膀,轻轻说∶“对不起…”

  横山没说话。

  鼻子蹭着耳边的头发,说不上软,也说不上硬。闻见他常穿的香,还有原本的温暖的体味。

  “我是不一样的,对吧?”

  “大家每个人都不一样。”

  “你知道我的意思。”

  “……”

  “我去一下洗手间。”锦户去洗了一把脸,抬头,看见镜子里的脸已经红透了。

  刚才横山冲过来的时候,他的下巴被撞到了,闷闷的有点疼。他摸了摸自己的嘴角……好像还可以感觉到鼻子呼出的气流在脸上拂动。为什么会变成这样?

  大理石台上放着黑色牙杯和深蓝色牙刷。薄荷味的须后水。镜子上挂着剃须刀。龙珠的周边皂盒里的香皂有一股橙子味。架子上摆了洗面料和保湿水之类的瓶瓶罐罐。

  洗手台下面的衣服篮子里放着横山脱下的睡衣。

  他记得以前合宿的时候,横山才没有这么整洁。夏天的汗衫背心也可以在盆里泡很久,回家之前也经常背着一大包脏衣服搅洗衣机。袜子可以攒很多双一起洗,每次横山搓一堆白泡泡浮在水上,叫锦户把自己当天的袜子也丢进来一起洗掉。两人还把肥皂抹在手上,握成虚拳,吹泡泡。横山吹的泡泡很大个,还问自己要不要他分一点。问他怎么做到的,得到的回答是“要用心吹”。所谓的“分泡”也很奇妙,另一只手轻轻触碰泡泡,轻轻拿开,肥皂泡就像细胞一样分裂成两个。动作要很轻很慢,否则它会破碎在手里。横山对待游戏实在很用心,还专门在雅虎上搜“自制肥皂水”,在肥皂水里加一些“可以让肥皂泡更坚强”的配料,结果却还是没什么改进。

  果然是喜欢的。刚才打游戏的时候,横山的眼神让他不自主想要习惯性地仰视。那种自负而不服输的神气在他脸上耀眼得刺疼眼睛。事务所的少年多少都自负,后来慢慢地从教训里学会谦逊,迅速成熟。因为自负自信,所以可以大声说“我最喜欢横山君了”“户君好可爱”这样的话。而成熟之后,坦率大多数时候都是虚张声势。本想借着刚才七个人拥抱给自己的勇气,好好解开这件事情,但果然自己和横山在一起的时候气氛是不会合适的。

  我是在虚张声势吗?他掩住眼睛。

  从厕所出来的时候,看见横山已经从游戏室出来了,侧坐在客厅旁的餐桌前,右手抵着自己的嘴唇在摩挲。

  “横山君。”叫了一声。

  横山回过头,把手指收起来,眼睛淡淡的,微笑。

  “户君快坐过来,我们好好谈一谈吧。”

tbc.

评论(10)

热度(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