袖子

芥末黄麦秆呼呼呼

【BJ无差】春柏11(2)

 
  两人讨论了一阵安田病愈后要去哪个神社,什么时候去接地域形象的代言,还有个人拓展的问题。结果锦户亮一句话又把话题拉了回来。

  好像在审讯。 

  “我还是成员,只不过加一个‘横山裕的爱慕者’的身份。”

  “那怎么会一样!那你让我怎么对你……”

  “怎么对我都不会后悔。”锦户亮瞪着眼睛,好像个半吊子武士一样。横山觉得有些好笑:

  “你怎么现在胆子这么大?破罐子破摔?太过分了,结果还不是在逼我吗?”

  “我没有逼着你亲我。”

  他又不说话了。锦户放缓了口气:“只有我们两个人了……横山君对我是不一样的,我知道。喂,你知道吗,我以前特别依赖你。因为横山君以前不是有很放脱、大大咧咧的形象吗?我就觉得横山君可以喜欢我,喜欢全部的我。所以我对你多么恶劣,我显得多么恶劣,都是因为我默认你会全部包容……别人喜欢,只是喜欢我的外表。就像——我看过一个人说的,只喜欢植物开出来的花和结的果子,露在地面的挺拔枝干和树冠,但是不是喜欢植物丑陋的根。横山君可以包容我那么卑劣的一面,我一直都很感谢。我以前想让大家都喜欢我,把自己逼得有点辛苦,而且很孤单。但是在你面前我就觉得轻松,又很愧疚,觉得自己好像伤害你……横山君一直是我仰慕、想要接近又无意伤害到的大哥,对你的感觉我自己也很混乱。呃……我好像说过了?但是就在某一天突然想摸你的手,我突然发现……试一下,哪怕只试一下也好。不要把我当成工作对象,不要把我当作小孩子,只把我当成一个看起来好像还不错、值得交往的家伙,好吗?我全部都说出来了,横山君不给我回应的话,我觉得自己就要失去横山君了。”说完他摸着嘴唇痴痴地笑,好像喝了酒醉了:“我其实才明白自己对横山君的感情,这是鼓起了勇气才来找你。我梦到横山君了……试一下,试一下好吗?接吻的感觉不是很不错吗?”

  他的手指在桌上放着,伸展开又蜷缩起来,眼睛好像疼在眨,看着可怜。横山被触动了。锦户说到这个地步,简直要把自己的心剖出来一样。锦户发现得晚,一旦想明就像点了一支火苗,过去所有积攒起来的温情回忆都成了燃料。那些东西只能熊熊燃烧一次,倘若熄灭就是永久的尘烬。锦户是个真诚的人,心是个容器,装不下吸收不了的东西就倾倒出来。横山是什么东西都吸收进里面去,把自己包裹起来,越来越巨大和复杂。锦户这倾倒出来的一团火,他没法吸收,几乎要被灼伤了。

  好像被下了温柔咒似的,横山伸过手去捏住锦户的指尖。

  最开始只是指尖,接着用五指把对方的指缝用力填满,接下来扯着衣服拥吻。好像干焦的土壤被泼进一杯水,觉得不够,空虚,所有的错位需要被填补完满。

  吻得脸上浮红的时候,横山推开锦户亮喘了口气:“这和我想的不一样。”

  锦户牵着横山的手拉到嘴角咬了一下:“这和我想的也不一样……但是,还可以吧?”他斜着眼睛看横山,腼腆地偷笑,继而严肃地说:“这个时候,你不会还想回旋吧。”

  他的心气突然上来了,把锦户亮按到墙上。“我是那种弱男吗?你这混蛋,也没想着给我留余地回旋吧。这怪谁?”

  “这能怪谁?”锦户甩开横山的手,跪下正对着横山双腿之间。“要么怪两个人,要么谁也不怪。”

  他的眼睛实在是神采飞扬,因为眼睛漂亮所以笑嗔皆宜。短短时间反复无常,让横山哭笑不得。他有预感锦户亮会做什么事,但他不拒绝。他不会拒绝。任凭自己在沼泽里下陷……那种负罪和快感折磨他,他感觉自己的手指、动脉、内脏在微微地痉挛,情绪激动得泪腺想自己分泌水滴。情天欲海,无处遁形。

  “我帮你脱掉,还是你自己脱?”跪在自己双腿间的人恶意地笑。他呼吸乱了,竭力镇定下来扯开皮带丢在脚下,刻意用冷淡的口吻说:

  “你解决掉吧。”

  锦户仰视他,目光里有一种虔诚和珍视,感觉滴落的时间都在他的瞳孔里凝固了。而横山就是凝固的时空的中心眼。他拉开横山的拉链,俯下首去。

  出来的时候,横山觉得自己正被情念牵引着,向温暖的黑暗处飞速坠去。锦户抬起脸,双颊上爬布了两道泪。他蹲下身给锦户擦去,手心被濡湿,发热。锦户笑了,拉住他的手贴住面颊:“横山君,这是幸福的热泪。”

tbc.

评论

热度(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