袖子

芥末黄麦秆呼呼呼

Eyes on me

因为好喜欢eyes on me这首歌,想写给可爱的芭娜娜两人。🙆最近在准备期末考试,自习课上在备忘录里起了这个头...文笔普通剧情普通🙈这里袖子,深爱着裕裕。
呜.户亮是日本闪闪发亮的歌手,裕裕是精英的设定。二十出头两人飞离日本这样的设定..比哈特。
15年新饭..对日饭圈的事情还不是很懂啦(´・_・`)如果有什么冒犯请一定告诉我( ´ ▽ ` )ノ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01
他随意拨弦,几个简单的动作也充溢着荷尔蒙气味。
横山吓了一跳。这不是他年轻时沉迷的摇滚,也不是催情的恋歌。这是一只更能让他害羞的真诚的曲子。他下意识有点想逃,但又有点儿不甘心就这么逃走。他们就隔着几个位置,在异国空荡荡的小酒馆里。他一副羞涩又坚定的神情。下垂的迷人眼睛黑黑湿湿的,暖黄色的灯火在里面闪啊闪。嘴唇翘翘的,因为笑意而上扬,又因为害羞而微抿。
在夜晚的木头颜色的酒馆里,横山一阵眩晕,恍惚间以为对面的男人还是少年。
不,不一样的。少年不似他。少年的锦户亮眉梢都是情绪,欣喜烦躁横山看一眼全都知晓。而对面的青年,眉目里虽然还是有从前的小孩子一般的狡黠,面孔上更是有一种疲倦的温柔——他眼下晕开的青色,眼角细微的皱纹无不彰显着时间的流逝。而他脸上流淌的温煦让他看起来愈发成熟。户君开始有些像自己了。
长大了啊。
他不由想起,他们还年轻气盛的时候离开家乡来到异国,决定在一个更自由的地方自由地相爱。锦户背着吉他和几件衣物,他则背着大包小包行囊。锦户还笑他:“我们这么厉害,当然会活的很好啊。横山君想太多啦。”
后来证明,横山没有想多。在语言文化的冲击下他们觉得迷茫。不过所幸,东奔西跑好歹还找到一间便宜的旅馆住在里边。每天都在思索怎么生活。语言无大碍的锦户每天去街边弹唱,他去日本饭店里当服务生,一边赚薪水一边过语言关。后来又是很久,他凭借着过硬的专业知识找到了写字楼里的工作,户君也慢慢有了名气,在酒馆里驻唱。
在纷纷杂杂的各种琐碎里,本来还会经常闹别扭的两人贴得更紧,用身体相互取暖。那时夏天的夜里他们不舍得点灯,只有一只小风扇在黑暗里,吱吱呀呀地叫着。百叶窗外有啤酒的气味,还有洗衣粉,饭菜的气味爬进来。城市化为乱七八糟的巨大怪物在他们头上行走,渺小孤独感让他们更用力地接吻。做的时候,原本并不主动的横山也会去抚摸锦户,像安慰孩子一样。
我们回日本吧。锦户有一次耷拉着眉毛,趴在横山腿上偏头看着横山,沮丧地说。
再想想吧,户君。横山将手中的单词书翻过一页,直直看进锦户眼睛里,给他一个淡淡的微笑。
第二天锦户赌气早早就背着吉他和音箱站在玄关门口。横山微笑着跟着他出门去。从小巷子拐上大街,视野突然亮了,天光洒了满身。横山拉了拉锦户的袖子:还想回去吗?
锦户气鼓鼓地说:才不啦。横山君这么努力,我才不想再被你笑呢。
后来生活渐渐好起来了,小矛盾却也慢慢多了起来。没有了外界阻力,他们放松了神经,却退回到最开始相恋时的不确定状态。

某人发来短信。某人因为不知所措和害羞而未回复。某人状似无意地提起。某人状似无意的回避。争吵。
诸如此类。

上一次吵架持续时间有些长了,回到家他们也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交谈。睡觉也是相背对着的。
横山很沮丧。从什么时候开始,他们两个都这么不坦率了呢?
他神思开始有些恍惚,工作时也会看着窗外发呆。
街道很宽,一大片炎热的太阳光投在地上。会灼伤的。他坐在冷气嗖嗖的办公桌前托着腮,想。
接近太阳会灼伤。但他却又很想拥抱太阳。户君是太阳,是他的骄傲,是他流浪感到孤单时,可以燃亮他双眼的光。
那枝树梢的弧度像他的睫毛,天上的云絮像他软软的刘海。看到楼下便利店,里面也许会卖他喜欢的烟。
即使不在一起时横山是这样思念着锦户,他们面对面的时候横山却总是避开对方的视线。像是有一种惯性拖拉这两人一样,他们维持着沉默。齿轮在不受控制地旋转,害羞发酵成酸苦的等待。
直到哪一个先开口打破这沉默。

评论(4)

热度(1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