袖子

芥末黄麦秆呼呼呼

昨天晚上雷声好大..被吵醒之后过了很久才睡着。无数道白光,闭上眼睛也看得清清楚楚。很多声沉闷的雷声里混着一种鞭炮一样的炸裂响声,一连串爆炸,楼下的车子都叫起来。
空气就在我头顶被劈开的感觉。
我印象里上一次这种程度的雷暴雨是两年前吧,时间过的真快。昨天重温数码宝贝,开头就是全球气候异常..不知道有没有孩子被选召了。
我都在想什么..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