袖子

芥末黄麦秆呼呼呼

冬夏湖畔 太和无差

  雪完全覆盖着起伏的山峦,铅色被稀释过一样浅浅涂在天空。在冬天算是晴朗的天气了。不同于数码世界有些粗糙失真有质感,现实所见的天幕是细腻的,尤其这种灰白的天空,几乎如匀净的瓷面一般。
  石田大和,现役乐队成员,在繁忙的日程表中挤出了一片空白,和恋人共度冬假。在没有乐谱,贝斯,荧光棒和镁光灯的时间里,他更容易想念儿时掉入的那个莫名其妙而波澜起伏的世界。甘苦汇杂,混乱无绪。同时,景色斑斓。
  十一岁的他正处于格外敏感纤细的时期,被父母的离异迅速催熟。他当时,比同龄人冷静从容,甚至比大人还少言寡语。他也曾以为,自己已经足够成熟,成熟得可以一双肩膀撑起一小片天空。
  然而他其实是一只蚌,感知到海底的地震后便合上贝壳,在自己三寸见方的空间里做一个保护者,半个成年人。八月的暴风雪骤然降临,石田的外壳被冻出了一条缝。钻入了晃眼的强光,刺骨的冷空气。设定诡异的数码世界里,熏人的热带植物和流冰共存,电话亭设立在堆满铁砂的海滩上。无处不在的敌人令他的神经时刻紧绷,“独行者”的习惯也和身旁另外六个同龄人的一切活动做抵抗。无形的小锤子在敲打他,敲下粉末小屑,最后敲下整片贝壳来。当时,唯二可触碰的,大概就是阿武温热的掌心和加布兽毛茸茸的怀抱。
  栈道下苍青色的湖水微微泛起细波,在闪耀银光的群山的簇拥下如一块深沉高贵的宝石。积雪从松枝上簌簌落下,在木质栈道上洇出一团深褐。湖水倒映着树木山林的影子。混着湖底潋滟的藻绿和暗红,湖水向着彼岸的方向颜色渐变:松石绿,孔雀蓝,宝石蓝,天空蓝。鸟迹灭绝,只有栈道发出的咯吱声......
  不,还有某患者发出的各种声音。
  不远处那团蓬松的深棕色在空气里抖了一抖,伴随着一声压抑的喷嚏响声,八神太一明亮的面容又出现在视线里。
  “阿和,你来这边看!”他招手致意,嗓子眼里的热情和故作神秘让石田大和无奈地加快了点脚步。
  “比起这个,你给我把鼻涕擤擤…”将半月眼和纸巾收下,八神“嘿嘿”地笑着,往旁边挪出一片空地。
  站在太一刚才的视角,所见的景色更加开阔。雪白的群峰张开了双臂一样向自己环绕而来。冷空气随着些微水汽拂在脸上。他把藏蓝的羊毛围巾拉下大半,深深吸了一口气,鼻腔顿时被潮冷的清香填满。和记忆里某夜湖边的气味重叠在了一起,石田大和冻僵了的嘴角又化成一个柔软的弧度。
  棕发青年含笑立在一旁。默默把某人的小动作收进眼底了,他才蹭去金发青年身侧,和他并肩眺望湖光。
  “你还记得数码世界里我们守夜的那个晚上吗?”太一开口,语气淡淡的,顺势握住了大和的手。“啊,真怀念呢。那时我第一次听你吹口琴。”
  默然中,石田反手收紧了力道。他才循着气味寻回那个夏天的湖畔,他的声音便悄悄跟上了。有些令人害羞的默契。
  “嗯,不会忘记的。”他微笑着,转身去拥抱了恋人。顺理成章地,他们接吻了。
  嘴唇温度的交换中,他又想起了小学五年级的八神太一。男孩子抱膝坐在篝火旁,亚古兽安静地盯着跳窜的火焰。噼里啪啦的木柴爆破声模糊了夜里一切其他的声响。
  十一岁的他拥有格外纤细的心灵。他只觉得那个叫八神太一的讨厌鬼,眼睛和笑容怎么那么亮?   那双眼闪到自己面前来。
  “阿和,你是阿武的哥哥,可你们的姓怎么好像不一样呢?”
  他冷静地回答了这个问题。不出十秒,又非常无理智地跑开了,坐在一片漆黑的角落里吹起了口琴。
  远处金红色的火光中,那个如太阳一般明亮热情的八神太一一定在望着自己。别扭的男孩挨着温暖的加布兽,抛开尴尬的思绪,一头扎进口琴的旋律中。头顶的星空缓缓旋转着,不远处的停在水中高低地上的巴士里,孩子们进入梦乡。口琴悠扬而忧郁,加布兽和亚古兽听着,八神太一听着。他在黑暗里看见八神懵懂的神色,那其中还夹着一点担忧。他本能地排斥,却又突然觉得:啊,那家伙可能也没有那么讨厌。
  夏天的余热散尽了。露水在草叶上内凝结。篝火,草木,露水和湖的气息涌上来。他觉得湖水漫上来了,漫过脚踝,胫骨,漫上胸膛,咽喉。
  如果那两个针锋相对的孩子看到了现在的场景,一定会大叫着跳开,然后花一整天时间漱口。
  思及此,石田大和笑了。他们的牙齿碰撞在一起,接吻中止。
  八神太一有些疑惑。他的领子正被握着,恋人金色柔顺的顶发在他眼前颤巍巍。他有些不明所以。   石田笑够了,终于抬起头,瞥了一眼八神。带着笑意的眼神复杂。
  就算你再懂我,也不会知道这一刻我想的是什么吧。他面颊微红地想。
    十一岁的石田大和花了一个暑假,认识到八神太一是一颗太阳,然后用五年适应享受那百分之百的光热。
  理所当然的,当那颗太阳呈现黯淡的光晕时,他想也不想,举着火炬乘着滑翔翼飞上天去,将他再燃亮。接着他便也成为箭矢,成为火焰,成为生生不息的光芒。
  那里还有六个另外的剪影。   十年前的他,什么也不知道。他不知道他将迎来怎样的深渊,也不知道重返光明时太一张开的双臂多温柔。他不知道他们会如何用黎明温柔地包裹最潮湿黑暗的黑夜,如何用刀尖摧毁阴毒的陷阱。他更不会知道他们将彼此拥抱,亲吻,在碰撞中交融,迸发出照亮未来的火光。
  多么美妙的奇迹。你。还有遇见你的我。

  “你这家伙,这种时候怎么可以笑啊!”八神太一有点无奈地吐槽。“喂,你在笑什么啦!”某人抓狂。
  “什么也没有!”他努力绷起脸,率先迈开步伐向远方走去。   

评论

热度(2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