袖子

芥末黄麦秆呼呼呼

拥抱的温差

(≧∇≦)豆丁亮和少年裕的发烧&午睡事件
和小小的豆丁or少年裕人型冰袋一起睡..我一时不知道自己更羡慕谁一点..(不
体热体凉的脑洞来自@吃两块试试看 姑娘QwQ刚才悄悄补了一个丢失的小红心.午睡完全是按照@Banana bacon gn的图想象出来的..gn画的两个人实在是太可爱了w
短短的小碎片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横山的体质偏寒。锦户亮从小就知道。
他曾经发过一次高烧,在工作途中险些撑不下去,然后被泷泽一行人送进医院里。一路在不知是谁的背上颠簸,颠簸一程,然后停下。嘈杂的少年声音里他捕捉到村上和横山变声期的声线,一睁眼就是熟悉的哥哥面孔。他被两双手一起接过去。
发烧的人身上滚烫,但又有寒冷混在火燎的感觉里。他扒在横山的怀里浑身难受。
村上在一边很焦虑,横山觉得多一个人反倒手忙脚乱,就把他赶去隔壁了。
其实在恍惚间听见两个变声嗓拔高的关西腔让锦户有点想吐槽,但他只能乖乖闷在病床上的被子里。
关门声和远去进入隔壁房间的脚步声传进耳朵。不远处的横山不知道在自言自语些什么,他听见什么热水、凉水、毛巾之类的词。
把他汗湿透了的上衣撩起来,用热毛巾擦拭他,给他喂水,把他裹在被子里,用额头抵住他的检测温度,再重复。碎片式的记忆,组成一面镜子,映出金发少年裸露着上身忙碌的身影。
横山甚至还试着用自己微凉的体温把孩子体表温度降下来,他钻进被子,同样汗湿的身体贴住锦户的。凉意从贴紧的肌肤处传来,他听见横山有点沮丧的叹息。
啊,好烫。
不是,是你太凉了,侯君。我没事的。他喉咙里盘旋着的这些句子,被高热的旋风冲成细屑,细屑一样的喘息和小声的ありがとう从他嘴里溢出。
那个人的手臂凉得像一块玉,怀里舒适,胸膛柔韧,腹部有点软绵绵的脂肪。那好像在黑暗里会发光的肌肤带有的温度烙在孩子的触觉记忆中。
自从那场高烧退去,横山裕的怀抱在十多岁体热的孩子的眼里,就是夏天绝佳的栖所。

所以他老是攻其不备钻进横山薄薄的被子,极其缓慢地把自己塞进那人臂弯里,在浅眠的人惊醒之前把热热的小手拢在他背上。
侯君怕热,还很容易醒。他抿唇偷偷抬眼看金发少年初蹙起的眉,心里默默地重复着抱歉呀,然后闭着眼睛享受舒适的凉意。
横山朦胧中觉得有一只人型怀炉慢慢靠近自己,高热的另一层皮肤中和了身下竹席的冰凉。
小亮?刚起床的侯君声音低哑。怎么又过来了呢?
我睡着了我睡着了…锦户内心默念。
他看着怀里孩子长翘的眼睫毛虚虚颤着,嘴角抿成个委屈的弧度,心里立刻软成一汪水。
算了,不忍心叫醒你。他揉了揉孩子柔软的前发,刮了刮他的鼻梁,更大面积的贴近两人露出的身体部分。
唔..小孩子的身体像一团火一样。
横山圈着孩子的身子,迷茫地仰看着被窄门的阴影隔开的两爿灰白世界。太阳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幻晦明,丝缕微风送进夏蝉鸣声和风铃的声音,树叶被曝晒的味道混着孩子身上浅淡的清香。
这里是大阪?
不,不对。这里是东京。下午,是不是还有工作?要和昴和村上去哪里拍摄?
他有些茫然,意识更加混沌了。半醒间孩子在怀里蹭了蹭,他赶紧调整好一个让孩子更为舒适的姿势。胸前的热度熨平他心里的皱褶。

大丈夫。ここにいるよ。

突然,这两句话毫无逻辑地出现在横山的脑海里。像一个预兆,一种宣誓。他拨了拨亮柔软的发尾,又闭上眼睛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评论(3)

热度(7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