袖子

芥末黄麦秆呼呼呼

【双桶】 地球人和外星人

我..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..
一个早熟小学生(・Д・)ノ和一个奇妙的小姐姐的故事?
ooc估计是多少肯定的了【环膝蹲下】
我会努力写下去的!不过应该会有点慢吧,果咩【双手合十】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仓子有一个秘密。

她好像喜欢上了邻居家的孩子。不得了的是,对方也是女孩子,而且比自己大三个年级。

大仓宅和横山宅离得很近,一条小过道的距离。这两家都是女儿,横山家那一位据说是下面有两个弟弟的长女,大仓家的这一位是独女。

对于有些人,确定自己的喜欢,其实是一件很困难又麻烦的事情。像一个积水的水洼里,有一只小眼。水从眼里流走,消耗,而你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一场雨把水位补高。情绪就像水一样,那个人给予的笑容和眼泪,在暗恋期全是你自己慢慢咀嚼的。但这个情绪有限制,消耗完了,可能就再没有了。水洼枯死,需要你放一束小白花再旁,祭奠一下这段隐秘而无疾而终的恋情。所以,要精细地调节自己的状态,以维持这份感情细水长流,再慢慢拉近和对方的距离。这很考验技术和情绪管理,实在是个麻烦情况。

水洼的形成很奇妙。有些水洼像是暴雨天的惊天闪电劈出来的,有些像是一个小人在那儿慢慢挖出来再灌水进去的,还有一些像是隐藏关卡,几次几十次的触碰之后它就变魔法一样出现。

大仓家的独女有时候会感到非常费解。那个修长的身影为什么频频出现在幻想里?自己是不是被巫婆下了毒?

想了想那个人的长相,仓子大摇其头。应该是被不小心的仙女下了咒语才对。

她的水洼里,总感觉好像荡漾着无味的眼泪。

仓子是四年级的时候第一次认识横子的。当时两人搭校车回家,一前一后进了单元楼。仓子磨磨蹭蹭在后边汲拉鞋子,等横山家的门顺利地被打开,合上才走上楼梯。然而她却发现自家门悲剧地被锁上了,而且今早出门还没带钥匙。

这是第一次。大仓家的小姐被锁在门外。仓子和那锁孔大眼瞪小眼三分钟之后败下阵来,赌气把小黄帽一把扯下垫在地上,一屁股坐在了家门口。呆坐抠墙三十分钟之后,还是没人回家。大仓小小姐委屈地扁嘴哭了。

什么啊,明明平时回家都可以坐在软软的沙发上喝果汁的!现在只能坐在水泥地上灌冷风!仓子边打嗝边想,越想越跟自己生气。今天如果带上了钥匙还可以回家偷偷看一集美少女战士!

仓子的双马尾乱了。她把屁股底下的小黄帽捡起来,捂住脸,想缩成不被人发现的一小团。

被忽视的小孩子找不到家人,很容易觉得委屈。眼泪也顺着势头来得莫名其妙,像四月份的豪雨。

这时候,一声卡塔。对面的门被打开了。仓子抽噎着转过身去,不过乱七八糟的哭相还是被捕捉到了。一张小脸糊满眼泪,两只浓密的马尾拖在脑后,长睫毛被粘成相互分离的可怜样子。因为咧着嘴哭,两排小米牙一闪而过。

横子听见外边有小女孩的哭声,出来看看怎么回事,结果瞅见和自己同趟校车的低年级小姑娘正蹲在家门口抹眼泪,不由得觉得好笑又心疼。

仓子正忙着哭,突然发现一双长腿迈到身侧。

“那个..爸爸妈妈没回家么?先来我家打个电话坐坐?”陌生的声音。她抬头一看。

雪白皮子的少女,穿着居家服,宽大的裤脚撒在风里露出小截脚踝。少女长手长脚,已经扯出翠竹的身条来。她的棕黑的刘海被染成金棕,其下一双眼睛一清见底。对方正弯着腰,伸出手询问着自己。

仓子已经看酥了。小小姐用手掌胡乱抹了把眼泪,犹豫着点了点头,把指尖搭在少女手心上。


“外婆,我把她带回来了!”少女朝里屋喊到。

“啊呀快让她坐!我做了点心!”一个满头银发的老奶奶元气满满地端出来一个大盘子,“阿横你也给小姑娘拿一块,瞧可怜见的。”

仓子结果被称为“阿横”的少女递来的湿毛巾洗了脸。她为自己的幼稚感到有点儿羞赧,整张脸粉扑扑,两只柔软的耳朵尖更是通红。她嗫嚅着问:“姐姐和奶奶是怎么听见的啊……”

“啊啦,小姑娘哭得呜呜咽咽的,怎么听不到?”奶奶笑得见牙不见眼,“阿横小时候哭的次数多,奶奶对小姑娘的哭声早就敏感了!”

“奶奶!”旁边抿嘴笑着的少女突然被自家老祖宗卖了,气急地扯开话题。“要不要打个电话?家里人会担心的吧。记得怎么拨么?”

仓子乖巧点头,被领到电话机前。

仓子知道,自己学校里的高年级总是欺负低年级。她曾经在出校门的时候瞥见领班的丸美被几个戴耳钉,裁短裙的高年级给围住了。几个高年级女生画着猎奇的眼妆,撅着嘴巴嚼着口香糖用太妹口音说着些恐吓的话。

什么鬼...仓子拨了拨书包带,默默心疼丸美的双目。近距离观看那些生物,会得针眼的吧。

据说,丸美是因为太过震惊害怕而紧盯着太妹抽烟,才被找茬的。

笨蛋吧。仓子开始心疼丸美的智商。

又据说,所幸后来出现了一个更不得了的高年级,直接扫堂腿把几个太妹撂倒了。传说中的大姐大有一头泼散长发,大眼睛,十分冷淡的样子。“很可怕!”丸美眼睛亮晶晶的,“但是有时候昴学姐也超可爱的!”

仓子心疼地撇撇嘴,收拾书包回家。丸美的脑袋已经被传说中的学姐给暴击坏了。

总之,高年级在仓子心目中原有着很不好的恐龙形象。

但此刻仓子旁边正坐着一个高年级,还打开了电视机陪她一起看动画片。动画片播了啥其实仓子没有特别注意。她专注于偷偷用眼角看旁边的人。阿横没有专注看动画片,她只是托着腮发呆。屏幕上的光线变化在她眼睛里起不了一点儿波澜。她只是看着一个点,丰满的下唇微张着,圆圆的唇线下是流畅的下颌,再一笔泻出优美的颈项。

恐龙有凶暴可怕的,也有温柔美丽的。神秘,生活在别个世界。

另一个世界。仓子隐隐约约地想。另一个被气泡包裹着的世界。所有人都是也是一个气泡,在短暂的时间里相遇,相融,然后又分开。这个人在想什么,她可能以后再没有机会知道了。她觉得隐隐的好奇。

冰凉的手指正被热水温暖着,热量传递给仓子源源不断的勇气。

“姐姐。”她开口。

少女回过神来。“嗯?”

“有没有人说过你长得很好看?”她红着脸找话说。

“阿咧?”横子完全呆住。随即无奈地摸了摸仓子的头。“小家伙说什么呢…你头发散了,要不要我帮忙扎?”

大人们忙完了事情,慌忙来邻居家接走了自家孩子。自然又是一番寒暄道谢,特别感谢了横子给女儿扎的端正双马尾。仓子牵着妈妈的手,频频回头,在大人衣服和臂弯的空隙里看见少女笑得眼睛弯弯在和自己招手。她于是迅速低了头,也悄悄笑起来。

也许是她发着呆的样子太寂寞了。仓子回忆起当初自己勇敢搭话的缘由,这样定论。拥有那么温暖的心的人怎么会有那么冰凉的手指,看着那么热闹的动画片却能有那么清冷的眼神。横子的手指掠过自己头皮的时候,仓子脊梁上都起了一层小疙瘩。她是不是住在宇宙里某一颗寒冷的星星上?

这居然成为了一种莫名的有魔法的吸引力。年幼的她被深深吸引住了。

滴答。滴答。哗啦哗啦哗啦。

有一颗温柔的流星撞击心灵,形成一个天然的陨石坑。暴雨倾注,水色湖光。

评论(7)

热度(2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