袖子

芥末黄麦秆呼呼呼

【BJ无差】春柏 08

12.24
  跨年演唱会彩排现场,人黑色的后脑勺连成一簇簇的。
  穿着的衣服颜色夸张,看久了眼睛会有点发疼。
  因为是休息时间,几堆人都在低声闲聊,“嗡嗡”的听不清楚,从各个方向扑进耳朵。锦户动了动身子,觉得这身衣服有些厚。场地里暖气很足,多跳一跳就会出汗。
  好麻烦。
  可能是早上起得太早了,又没有睡午觉,下午开始累了。或者是因为单纯的烦躁……为什么会梦见?搞得今早看见横山,眼睛都不知道要往哪里摆,生硬地移开了。难以直视。
  早餐的味增汤都没有味道了。
  走动的时候会瞟着横山的手,垂在他的裤侧自然前后摆动的手腕,轻轻弯曲的手指尖圆圆的。和女孩子的手一点也不一样。女孩子的手指尖像收紧的花瓣,细细的,看上去很柔软的样子。横山的手看一眼就知道是男人的手,骨头很正。
  锦户默默观察了一下自己的手。他自己的手不是很大,指头也不是很长,指尖因为弹吉他长茧搓上去粗粗的。把三根手指攒在一起,拇指摩挲着食指和中指的指腹。
  咦,什么感觉?这是拇指感觉到的触感,还是食指和中指感觉到的?锦户的表情疑惑了起来。果然,还是触摸别人能有更真实的触感?
  锦户的肩膀被一只手搭上了。
  是丸山。顺着拍肩膀的动作,丸山鼓着脸默默地做“向前进”的动作,蹲下抬手蹲下抬手。锦户被惊住,随即没憋住,笑了。
  “什么!”
  “没什么啦。看你一副没兴趣快睡着的样子。”
  “很明显吗?”突然站得很直。
  “没有……不用紧张。给你。”丸山给他一瓶水。“在干什么?比心吗?还是数钱?韩国人是这样子比心的……我教你啊?”
  说着,丸山捻起两根指头。
  “心?我也没有在比心啊。话说你这里哪里有心?完全看不出来。”
  “这里,叠起来了。”丸山急了,用另一只手比划,锦户还是不懂。
  “什么啊?”安田凑过来问。
  “安,你看,这是一颗心。”丸山举着一只手。
  “嗯?”安田懵了。横山探头,也走了过来。
  “啊,这样。丸子说这个叫比心。”锦户懂了,努力捏了一个心,举给横山。
  “哈?哪里?”
  安田发现了,左手捏了个心,右手在锦户手上划划,和丸山指示他捏得精确一点。
  横山发现四个人里只有自己看不出来心在哪里,认真了起来,也伸出手在锦户手上指指碰碰,自己试了一下。
  “就是这样子——”锦户教人心切,径直捏住横山还错着位的纠结的拇指和食指,摆正。审视了一下,他点了点头。
  “……”
  横山僵硬着手指,终于领略到了。
  “啥啊!没意义啊!”横山笑了几声,举着手跑了两步:“昴!有个你肯定不知道的……”
  锦户和丸山和安田对视了一眼,无语笑了。
  果然是这样。
  锦户去了一趟卫生间。厕所里没人,他闻了闻自己的手指,有一股洗手露的味道。好像是西柚味的,或者是莓果味。
  休息时间结束了,大家走了一遍过场,顺利结束。
  横山很开心,他说他一定要对着镜头比这个动作。
  “这个爱心不丑吗?”村上无情地吐槽。
  “这是我学会的!!”横山回嘴,“对吧?”
  “确实,这个爱心有点奇怪…”锦户这么说着,倒也对着横山笑得非常开心,牙齿全都露出来。
  好像淡糖水里滴进了几滴酱油,味道变怪了,却还要不动声色地全部喝下。开始喝的时候,没有感到杯子里的糖水变了,过了一点时间觉出酱油的味道。喜欢淡糖水,喜欢酱油,但是…
  突然,安田有点稳不住,一把抓住身边的丸山。
  “安?”
  安田撑了一会儿,摇摇头,抬脸腼腆地笑:“有点低血糖?可能是我肚子饿了。”
  大仓看了看手表∶“也差不多要吃饭了。如果没有安排的话,一起吃吧?我也饿啦。”

tbc
(07改了一下,就没有占tag勒,戳主页可以看到w

评论(2)

热度(12)